您的位置:四川統一戰線 > 統戰人物周刊 > 正文
吳德

因為對命運不屈服,他在母豬營養研究上執著地堅守了25年。而今,石破天驚,眾人矚目,他被國內動物營養科研領域的科學家贊肯為中國“母豬營養一號”,先后入選教育部“長江學者”特聘教授,學部委員,“萬人計劃”。

不再讓養豬辛苦賺錢難

——記四川農業大學長江學者、民盟雅安市委副主委吳德

 

1991-1993年,他是一名養母豬的人。

1994-1997年,他是一名養母豬的技術員。

1998-2004年,他是一名養母豬的研究人員。

2005-2013年,他是一位從事母豬營養研究的科學家。

2013年,他成為四川農業大學首位“長江學者”特聘教授,同時被該領域的科學家們稱為中國“母豬營養一號”人物。

2016年5月,他入選第七屆教育部科學技術委員會委員;8月,他入選第二批國家“萬人計劃”入選科技創新領軍人才名單。

有媒體說,在這個越來越喧囂、浮躁的科研環境里,聚集了越來越多急功近利的面孔。四川省巴中市南江縣走出的農村小伙兒吳德,當年曾有人笑他“呆癡”,有人譏諷他無能,也遭受過眾多白眼。因為對命運不屈服,他在母豬營養研究上執著地堅守了25年。而今,石破天驚,眾人矚目,他被國內動物營養科研領域的科學家贊肯為中國“母豬營養一號”,先后入選教育部“長江學者”特聘教授,學部委員,“萬人計劃”。

留校工作,先養6年豬

吳德長得“低調”,皮膚略顯粗黑,笑起來憨厚樸實。談起入選“長江學者”,他更以“無德無才”自謙,堅持認為是團隊共同努力的結果,團隊的任何一位成員都有奉獻。

很多人不知道,1987年吳德的高考志愿報的都是師范類院校和商學院,夢想著將來能夠養活一家老小,可這份美好憧憬卻被川農大畜牧專業的一紙錄取通知書徹底打亂了。

父母極力反對,認為如果學校讓兒子去養羊,不如直接在家里養。因為川農大養羊專家劉相模教授(盟員)當時正在和南江縣搞科研合作,他的研究生們常跑到吳德家羊圈里研究養殖技術。“可能和農村養羊不一樣嘞,我去看看吧。如果真讓我養羊,就回家不讀了。”吳德安慰好父母,第一次坐上公共汽車和火車來到成都,顛簸了5、6個小時到達雅安。

同學中竟有人來自成都,還有一位家長是事業單位的領導干部。他們的談吐和見識令他驚訝不已,于是給父母寫了一封信,想把大學讀下去。村里人都看不起這個專業,他寒暑假回村總是迎來異樣目光。

因為大學三、四年級表現出眾,吳德被留在動物營養研究所工作。研究所的試驗豬場養了100多頭母豬,天天與豬的飼養、飼料配制、豬糞打交道,是他和同事們當時的工作畫面。他的任務是為豬配料、治病、為師生挑選實驗豬,飼養不配做實驗的淘汰豬。與同事們的科研崗位相比,他擔著一個“跑龍套”的角色。豬場的活兒累不說,男同志還很不好找對象。大家給他介紹了很多姑娘,聽說大學老師要養豬、掃圈,人家很驚訝,都說忍受不了那個味兒“拜拜”了。

當時,一位年輕同事介紹吳德去成都一家知名企業工作,一個月基礎工資3000多,還有銷售提成可收入囊中,這在當時是絕對令人羨慕的高收入。他便和同事踏上了前往成都的路程,途中卻發現忘記帶了本科畢業證書,返回學校后,本科班主任聽說此事極力勸阻、挽留,并給他描繪了未來的美好前景,最終他決定繼續留在學校。

狠心考研,英語從0起步

研究所看似普通,實則藏龍臥虎。吳德的同事們都是研究生學歷,他卻是隊伍中少有的本科生。研究所里的讀書報告搞得有聲有色,具有很強的學術影響力和科研凝聚力,他想去聽一場報告的想法日益強烈。

研究所的辦公樓在現在的七教(即林學樓),聽報告的師生很多,老師們若去晚了只有站著。那一天,一位老師看到坐在椅子上的吳德,吼了一句:“你來聽什么!聽也聽不懂,快回豬場去做你自己的事情。”吳德離開了會場,轉身的剎那,淚水流了出來。他下定決心,報考碩士研究生。

沒想到的是,羈絆如影相隨。學校當時要取得在職讀研的資格,關卡重重,既要有所里的同意,又要有學校的蓋章,吳德就死“磨”,楊鳳、王康寧、陳可容等能想到老師他都找了,講想法,講難處,前后跑了53趟師資科,問情況,問進展,這份執著讓人動容,終于如愿以償獲得報考高校在職教師研究生單考的資格。但按當時政策,脫產攻讀研究生要交納4500元違約金。一個月工資99.8

元,一年收入只有1000多元,他還是答應了。但仍有人斷言他考不上,因為他學的是俄語,對英語一竅不通。吳德再次被“激翻”了,一大籮筐的英語書和復習資料,連續日夜苦讀,直到熟記下1萬2千多個單詞。

1994年,他開始攻讀陳代文教授的研究生。碩士研究生的學習,讓吳德的科研視野變得開闊起來。他發現傳統養豬方式太辛苦、太艱難,飼養員付出的勞動與養豬生產的效益形成強烈反差,回報率低。于是,他每天早上6點準時到豬場研究分析,回家吃完晚飯后馬上又返回豬場,希望研究出一套簡單化、快樂化、幸福化的養豬程序。

隨著飼養方案的不斷創新和恰遇豬價良機,一年時間,他為課題組養豬賺了20多萬元,顛覆了一直虧本的尷尬局面。得知消息,我國動物營養與飼料科學的奠基人之一、川農大動物營養研究創始人、名譽校長楊鳳教授(時任民盟雅安市委主委)激動不已,目光滿是贊許:“我這一輩子,就是對豬感興趣,希望你把母豬養好。以后,我要是退休后來農場住一住,看一看這些豬,心情就高興。”

一項營養實驗,一做就是6年

吳德想要攻讀博士,在1998年如愿以償成為楊鳳門下弟子,專攻母豬營養研究。

“第一次見楊鳳先生,是在成都招待所里。先生的大手有力地落在我肩上,差點把我按在地上。”吳德先后用120頭母豬進行實驗,研究了整整6年,癡狂的狀態令人無法理解。時間久了,妻子羨慕起圈舍里的那些豬兒們,勸他不要只知道天天想著豬,不關心她和女兒。后來,碩士導師陳代文教授與他共同主持的“母豬系統營養技術與應用”成果獲2010年度國家科技進步二等獎,成果主體內容之一就來自那段時期的一系列試驗。

都說科研苦、科研累,到底有多累?吳德列舉了一件事兒。他在加拿大圭爾夫大學作訪問學者期間,首次接觸到了細胞學和分子生物學研究。連續數月,他白天和大家學習英語和實驗技能,晚上就獨自一人待在實驗室作研究,至后半夜兩三點鐘,還要對次日實驗提前操作一次,確保第二天能夠搞明白、懂徹底。朋友們都說他是訪問學者中的“瘋子”。這位“瘋子”最終在繁殖領域最權威的雜志《BiologyofReproduction》(《繁殖生物學》)成功發表了論文,導師JulangLi對此稱奇:“一個學動物營養的,竟然在繁殖領域的權威期刊發表了3篇SCI論文,很不容易。”

隨著科研的持續深入,吳德帶領團隊成員首創了母豬系統營養原理,揭示了飼糧脂肪對母豬情期啟動、淀粉對卵母細胞成熟、纖維對卵泡發育的重要作用及機制。他們還發現了營養改善胚胎存活的三條主要途徑,建立了提高母豬發情配種率、降低妊娠母豬胚胎死亡率、增加母豬泌乳量的系統營養技術方案,并研制了生產飼料新產品9個。

科研之路艱辛,需要懷揣6顆“心”

一位院士曾告訴他:“即使你很能干,也要虛心,幾乎沒有院士愿意推薦一個趾高氣揚的人。”時至今日,他始終保持彎腰做人,虛心請教的心態。

面對國內外每一場學術報告,他盡全力準備,哪怕通宵不休息,都要反復修整所講內容。他為企業一共做了30多場報告,幾乎沒有內容是完全重復的。曾聽過他10場報告的一位技術總監說:“每次聽,每次都有收獲”。當同行們給予認可時,一種強烈的幸福感就充滿心田。他認為,害怕一個人很容易,崇拜一個人卻很難。

憑著遇到困難百折不撓的拼勁兒,他獲得了國家科技進步二等獎、四川省科技進步一等獎、大北農集團科技成果獎以及民盟全國先進個人等榮譽。

據不完全統計,他和團隊在營養調控不同生理階段母豬繁殖機理方面取得的科研成果,直接推廣面達500萬頭母豬,母豬單胎和終身繁殖力提高20%以上,累計生產優質肉豬5億頭,獲直接經濟效益115億元。

有媒體報道,“長江學者”已經成為我國院士的一支后備梯隊。在2012年兩院院士增選中,共有32名“長江學者”當選為兩院院士,占全國當選總數的30%,占高校當選總數的近60%。

在艱辛的科研路上,吳德教授始終揣著6顆“心”,即耐心、恒心、虛心、用心、真心、誠心。這是他科研精神中不可或缺的重要內容。他反復強調,做人要坦蕩如水,不要有功利心。不管聰明與否,滴水穿石。如果更多老師在一個科研方向上,認認真真做好一件事情,川農大會產生更多的“長江學者”,甚至院士。

(作者李勁雨)

36棋牌安卓版下载